忍者ブログ
「是的....我們一直在一起....」這句話我們說的理所當然...豪情萬丈.....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我家的小楼
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我总觉得我对于“fan”这个概念过于执着
可能是X时就养下的“神圣”之心,把自己封锁了起来
在我印象中,只是一点萌或者喜欢是不能称作fan的,与之同时的,爬墙这个概念也开始变的苛刻
刚喜欢X的时候感觉自己有点歇斯底里,有点阴郁,甚至有点自以为是,或许那个时候自己有点贴近小白饭,喜欢的心情和他们给人的感觉一样强烈并且浓郁,曾经一度让自己整个人似是豪情万丈似是理所当然,连悲伤都来得异常汹涌,或许应该是自不量力
时间可以冲淡掉空虚的外表和虚幻的想象,留下本真的内在。那些属于X的特殊日子我没有忘记,也不敢忘记,一直都觉得,忘记他们就等于把过去的自己也一同抛弃了。在那些和自己距离越来越远的特殊时间,说着“10年前的今天……11年前的今天……12年前的今天……”总是觉得自己走的太快,而他们永远都停格在那个美好的年代,不会变老。每当这个时候,把他们重新抱在手里端详,试着寻找和从前的记忆有没有多了不一样的地方?永远都处在内心最神圣的地方,如今看到,心里泛上来的感觉不再只有似是莫须有的悲伤,感触变的复杂并且难以琢磨,甚至是让我害怕的真实感,几年前的感觉从心底被挖出来的时候我都不知道是不是该形容它为感动……听着吉他喧嚣,鼓声激烈,自己的嘴边总是被不经意的牵起。看到他们笑,似乎是依然觉得幸福。如此足够了。


回想起那个时候,似乎对自己的专一深信不疑,尽管当时已经十分怕“永远”这个词,无论在哪都不敢用不敢写不敢说,到现在也一样。

然而,或许是我背叛了,尽管神圣的地位没有改变,但他们不再是唯一。

我的虚幻之路闯进了一个叫中居正广的人,和他那4个不知该用什么形容的队员。至今我仍没弄懂自己喜欢他们的契机是什么,他们用他们的强势和忙碌占去了我闲暇的大部分时间,这个日本顶级的司会一个礼拜的忙碌,让我几乎埋在了他的出镜率之下。或许喜欢这种事情是真的需要缘分的,《世界に一つだけの花》并不觉得特别好听,却放在MP3很久很久忘记删掉,第一次看他们会动的影象就是03的压轴红白出场,唱的就是这首,但是,不可否认的,他们给我的印象就是偶像就是不能要求实力的。于是看了个开头,把中居的都没听完就关掉了。并不是失望,而是如我所料。
不过奇妙的我并不在意这个事情,依旧很开心的找他们的东西下,但是,似乎是饭不多吧,小地方没有大地方高攀不进,只好去了贴吧,就在那个地方,认识了悦。她很大方的告诉我他们曾经的事情,一个一个给我传他们的东西,一点一点教我怎样跟上老头他的高节奏。就在这一点一滴中,我进入了这个天团铺的陷阱,没有她,我可能真的坚持不了多久。到现在和她的聊天记录是我Q里最多的,有将近1800页了。这还没算上移动QQ的,笑。
SMAP是很简单的,简单得我只要跟着他们就可以了。到现在,我也形容不出自己对他们是个什么样的心态,他们用简单包裹起的复杂不是我可以轻易窥探到的,那个世界的烦乱也不是我可以轻易想象到的。中居快要35了,已经走在了奔向40的道路上,我不知道他们蹦蹦跳跳的日子还有多少,我也不知道他们作为偶像团体唱歌跳舞活跃的时间还有多少。尽管知道他们没了这个身份也绝对不会饿死。司会,电视剧,电影,广告,广播到处都有他们的一席之地。我也只要看到他们一把年纪还打打闹闹的样子就很开心了,那种用时间堆攒下的默契是我最喜欢的东西。或许,对于中居,我是有着些许景仰的心态的。我对他的能力有种莫名的自信,可以让我很安心的不去想以后的事情,可以用他的实际行动让我放弃无谓的想象。

SMAP和X的交集,大概也就是96年他们在MS上坐在了HIDE后面,97年的红白,作为司会的中居站在了YOSHIKI的旁边。还有就是,YO曾经的绯闻女友如今早已成了木村的妻子……

喜欢SMAP的时候,也同时萌着很多团和很多人,那些都没什么大碍,感觉像是闲暇的游戏,并没有费心思去找他们的东西。有则看没有也无所谓。


但这一切被仨小孩给搅和了。
虽然他们和前面2位并不在一个level,但起码我关心其他那些莫名其妙团的时间抽了绝大多数给了他们。
我可以确定,我是喜欢他们,好好唱歌好好跳舞,乐器合声完全没有问题,说实在的,我不奢望他们能红到多大的程度,那是不切实际的,日本自然不必说,J家的势力在咱这也是日渐强盛,w-inds.也已经不再是绝对优势的地位。但是这仨孩子的梦想很大,可我的要求很小,苦笑。不过话说回来,就现在,全亚洲他们的FANS数量还是非常可观的数字。喜欢他们的人仍旧到处都是。随便跑跑就能引起大骚乱。
我还是那句话,我是真心期盼他们10周年20周年,真心期盼他们变的更成熟变的更厉害,而且我还是很期待他们30岁的样子的,笑。但是转念一想,等他们30岁了那我不是也27了么,抖死。
但在我看来,我不觉得他们长的很出众,也不觉得他们有什么帅气的感觉,但我就是对他们那种用心和坚持挺没辙,而且年轻又爱闹,小孩子有小孩子的样子,不会去装和自己年龄不符合的样子。本真自然,他们对于自己的特色把握的很牢,这一点很让人放心的。

然而现在,我对自己的能力失去信心,或许他们的偶像感实在是很突出,fans多的非我能想象,鱼龙混杂,fans的心志年龄也随着他们的年龄降了下去,不可避免有着很多我不喜欢的感觉,我没那个闲暇去和那些人混,我无法放弃自己的原则,尽管我非常非常想看他们,但是我不会为了那种种的限制去回那些无意义的帖子。不过话说回来,我不也跟她们一样喜欢这么三个人么,那我其实也和她们一样。苦笑。
说到底,是我喜欢他们不够。或许这不过是给自己的自我为中心找个借口而已。
我无法包容那些不好的感觉,我无法为了他们牺牲掉我的好恶,我喜欢他们,就是因为他们和这些没有关系的特质。他们的长相身材乃至所谓的帅气厉害在我眼中根本不是关键,甚至说如果只是为了这么些条件我根本没有必要在这个团逗留。
而这也就造成了我无法进入那里的原因,于是我决定退出。
单曲大碟演唱会,知足了。
别的我不再要求,我也要求不到。
尽管不甘心,非常的不甘心,但是没有办法。事实,是缘分太浅。
或许,一切不过是我想要新鲜感而已……可这样安慰自己一点都没觉得好受。

w-inds.和SMAP的交集……大概也只有红白了吧,去年他们2队人离的很近很近,老头也和他们说了话,SMAP上场前,拍巴掌拍的很开心,庆太跟着唱着蚂蚁,如同前年跟着唱花一样,俩小只比画着花的手势,笑的很开心……

现在

死YO他似乎是没钱了,似乎是憋屈了,开始一个接一个的抛巨型炸弹,S.K.I.N领着几个妖男出来了,青夜白夜带着一堆DVD也丢出来见人了,连X都要出来了。把我弄的完全不知该怎么办,但是毕竟是被他忽悠惯的了,不见棺材不掉泪,等他出来了我再找他好了。
SMAP今年似乎又要进入三无年了,04年5人每人一部剧,今年似乎是5人每人一部电影,不是今年拍就是今年上映。T T可是……我还是想看CON……打滚……大碟呢,大碟在哪里,单曲不出随便,大碟一定要有!没大碟哪来的CON啊!暴走!
w-inds.还是一步一个脚印的走,单曲大碟TOUR,我也跟着一步一步的走,不过多要求不过多奢望,就这样很好了……





我家有是个小楼,顶层供着X,主卧室塞着SMAP,客厅放着w-inds.,院子里养了一堆又一堆,可以自由跑动。邻居家的有时还可以借来玩。但是某些物种请不要踏入该小区!街道都不允许……全给我离远点!
PR
COMMENT
Name:
Title:
URL:
Message: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ass: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 prev | top | next |
| 213 | 36 | 133 | 212 | 132 | 90 | 89 | 211 | 329 | 328 | 327 |
10 2017/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HN:
火酱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經常莫名熱血的傻子

宅食粮:
音樂 番組 腐文
動畫 漫画 遊戲 COS
CD DRAMA 日劇 舞臺
+内命的一切附加產品

SOUL:
├二維控絶不滅絶
├IDOL萌心態淡定
├ROCK魂生生不息

友情提示:

本人彩旗黨的同時ANTI傾向明顯
並且言論LOLI新事物接受能力有限
如果ANTI到你的IDOL你的喜好;
如果在此實在是被雷到
那,就請左轉出門
這来人本来就少,我也不想添堵
ありがとう
[09/23 沈静]
[06/13 人吉大大]
[06/08 帅哥救命!!!太英俊!]
[06/04 人吉大大继续震惊!!]
[06/04 人吉大大震惊了!!]
想い
見つけた
応援
ベストプレイス~いつもの体温~
Arcana Famiglia







三国恋戦記~オトメの兵法!~ 三国恋戦記~オトメの兵法!~
忍者ブログ [PR]
  /  Design by Lenny